2014教育、研究、表演設計委員會聯合會議「E-Scapes」,8/10-14聖保羅
結合Scape(區域性)與Escape(逃脫)兩個字,「E-Scapes」會議上邀請表演設計師們一同來探討逃脫傳統的表演方式以及設計,強調打破舊有的規則,並思考如何以更新穎的方式呈現各式的表演。五天的會議中,講者們分別就教育、研究、以及表演設計領域作為主軸,涵括各表演藝術家與設計師的經驗分享、工作坊分享、圓桌討論、以及Flash Talks-強調演說者在10分鐘,以最多20張投影片的呈現,分享其作品及靈感來源。

  
左圖:Astrid Vang-Pedersen(丹麥)/《音樂會設計》Designing Concert Designs
右圖:Beto Kaiser(巴西)/《Parintins藝術節:亞馬遜雨林中的燈光幻影》Parintins: the Amazonia’s spectacle from the lighting design view

 
左圖:Sampo Pyhala(芬蘭)/《充氣裝置藝術》The Language of the Inflatables
右圖:Mona Magalhaes(巴西)/工作坊發表-化妝的過程:同一角色,不同概念 Makeup process: different concepts for a single character

「E-Scapes」活動豐富,除了會議之外,也安排了許多參訪活動,如聖保羅當地的文化教育中心-「Tiradentes市立文化教育中心」、Telem燈光器材展示中心、以及聖保羅市立劇院等。

 
圖:Tiradentes市立文化教育中心參訪

 
 
圖:聖保羅市立劇院前後台參訪

會前8/4至8/9也舉辦工作坊,吸引了許多巴西當地劇場工作者與學生前來參與。精彩的工作坊結果也在10號至14號的會議中,由工作坊的指導者與學員們一同發表其作品。在會後,「E-Scapes」更延伸至其他城市-里歐熱內盧以及布魯瑪迪紐,帶領參與者體驗更多不同的巴西藝術文化生態。

巴西的文化政策與文化教育
藉由此次在巴西舉辦「E-Scapes」會議,主辦單位也邀請了許多巴西當地的藝術文化工作者,一同探討巴西的文化政策以及文化教育。參與者也有機會前往當地的文化教育中心,深入了解文化教育在聖保羅市的推動以及發展。

巴西的文化發展與其政治有極大的關係,由於巴西遭受過軍事獨裁的階段,許多文化行為曾完全被中斷,當今的文化政策以及發展都是在1985年獨裁政府瓦解後才正式開始。在1990年初期,政府對於文化的推動還在少數,一直到了1995年時,政府鼓勵企業以捐款的方式以降低其需繳納的稅率,大幅增加了藝術文化產業的資源來源。
 
 
Tiradentes市立文化教育中心
左圖:E-Son ET Lumiere燈光工作坊發表
右圖:中心藝文活動
 
然而,與會者也在會議中提到,巴西在文化的推動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尤其是在文化教育的部分,也因此巴西政府也正致力於建立地區性的文化教育中心。舉聖保羅為例,現在就有45座綜合性的社區教育中心,除了文化藝術之外,更教授音樂、語言、以及科技相關之技能等。在巴西較有趣的現象是教育機構的成立並不需要遵循制式的規範走,也因此產生了許多實驗性質的教育機構,一旦發展成功後,便會複製至其他的區域。
 
 
圖:聖保羅戲劇學校
 
小型劇場大影響
聖保羅市中心的羅斯福廣場(Praça Roosevelt)在1970到1980年代曾是惡名昭彰的地區,舉凡毒品交易、性交易等違法行為,比比皆是。而這一切卻在1989年開始,逐漸有了變化。1989年Satyros劇場開幕,起先只是為了戲劇而產生,但隨之而來卻帶動了周邊社群的轉變。隨著Satyros的發展,越來越多民眾進入到羅斯福廣場,餐飲業隨之進入。原先充滿娼妓的廉價旅社,也改建為中產階級的公寓。更多的劇場也隨之開幕,更帶動起週遭的繁榮。
 
到現在羅斯福廣場已成為聖保羅當地知名的藝文景點,許多人前來欣賞戲劇演出。每年,羅斯福廣場周遭的劇場也聯合舉辦戲劇與音樂藝術節,不僅帶來人潮更帶來錢潮。然而,這些劇場人並不滿足,他們除了希望帶來好的演出,更希望有更多人延續這樣的文化。2005到2009年之間,成立聖保羅戲劇學校的計畫逐漸落實。這是由社區劇場人與聖保羅市政府共同建立起的計畫,讓羅斯福廣場週邊的劇場人進入到學校,將劇場技術、演出、設計等,最直接的傳遞給更多人。 

羅斯福廣場的轉變,即是表達藝術文化之影響力的證明。這個廣場,藉著周遭小型劇場的力量,帶動了社區的發展。而這何嘗不是台灣的小型劇場能嘗試的呢?或許在台灣,我們已不需要街道的「淨化」,但小型劇場除了表演之外,是否還有無限可能?當集結了大家的力量,小型劇場也能舉辦大型藝術節,讓更多人認識戲劇、認識彼此。當集結了所有的人員,小型劇場也能影響政府,發起建立劇場學校的計畫,除了文化,更把創造文化的技術,一起傳承下去。聖保羅的小型劇場辦到了,台灣的呢?

2014執行委員會年度會議,8/15-18,布魯瑪迪紐
執行委員會(Executive Committee)是OISTAT國際劇場組織決策核心,相當於企業的董事會,主要討論組織的重要方向,並針對組織的財務、會員發展、以及專案發展做深入的討論。

 

本次的執行委員會在巴西籍副會長Aby Cohen的安排之下,受邀至巴西布魯瑪迪紐市的Inhotim當代藝術中心舉辦。這是OISTAT執行委員會第一次到巴西舉辦,得以在大自然與藝術的環繞下完成OISTAT的重大決策,也進一步了解這個出身特殊的當代藝術中心。

藝術家的夢土-Inhotim當代藝術中心
想像外星人將太空船開到了麥田的上空,在一夜之間將麥田作為畫布,畫上了大大小小的麥田圈。在巴西米納斯吉拉斯州(Minas Gernais)的山城布魯瑪迪紐(Brumadinho)也有這麼樣的奇觀,只是一切並非外星人造成,而是來自於一名對當代藝術與大自然狂熱的企業家-伯納度˙巴斯(Bernardo Paz) 

伯納度˙巴斯是米納斯吉拉斯州當地有名的企業家,年輕時在巔峰時期投入礦產的開發而致富。然而礦產雖讓巴斯賺足荷包,但卻也看到礦產開發的黑暗面。喜好大自然的他,最終賣掉自己擁有的兩座礦坑,轉而在這山間的農莊蓋起米納斯吉拉斯州最美的藝術公園。

 
圖:Inhotim創辦人伯納度˙巴斯與OISTAT執行委員相見歡

Inhotim當代藝術中心的所在地原先只是一片農田,也正是伯納度˙巴斯的度假小屋所在地。自1980年代起,為了保護自然景觀不被過度開發,巴斯開始一步步買下周遭的農地,並請自己的好友,同時也是造景藝術師羅伯特˙馬克思(Roberto Burle Marx),將這5000英畝的空間改造成大型的植物園。同時間,巴斯也在藝術家好友Tunga的鼓勵之下,開始了當代藝術品的蒐集。於2006年開放給民眾參觀時,這座大型花園中已有24間展覽室,展示超過500件出自巴西當地以及國際間著名當代藝術家的作品。

 
 

現在的Inhotim當代藝術中心,除了當代藝術與植物園之外,更有許多教育活動、社區活動、以及研究活動。Inhotim目前具備的教育活動包括植物的育成、環境保育、藝術文化培養、音樂課、合唱團等。其中發展最早的教育活動Inhotim Lab更是致力於加強布魯瑪迪紐當地的學生對於藝術與文化的體驗,每年更組團帶領這些青年學子到世界文化大都參訪,親身體驗不同的環境與文化。

  
左圖:Inhotim教育活動
右圖:植物育成中心

在Inhotim內,也時常會邀請許多音樂、舞蹈、戲劇團體在園內演出。Inhotim也時常邀請藝術家進駐布魯瑪迪紐地區,置身於當地文化,並創作出與當地文化緊密連結的藝術作品。Inhotim也每周一日開放讓民眾免費參觀,園區也提供免費導覽,更有許多體驗活動,致力培養當地年輕人成為布魯瑪迪紐以及巴西地區的文化大使。

 
圖:《平凡姿態》舞蹈表演

 
左圖:John Ahearn(美國)與Rigoberto Torres(波多黎各)聯合創作《布魯瑪迪紐公車亭》
右圖:Giuseppe Penone(義大利)作品《提升》

針對將近有5,000種的植物蒐藏,Inhotim也設有植物育幼室,提供參觀者深入了解植物培育的機會。Inhotim內的研究人員也致力於了解不同植物種的栽培,例如園中內特別設置的蘭花培育區,就蒐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蘭花種。走在Inhotim園中,也時常可看到掛有「實驗用植物,請勿觸碰」名牌的植物。對於如此龐大的植物種蒐集,Inhotim的下一步便是製作園中植物的圖鑑,將這5,000種植物的物種來源、地域性、特性等作紀錄,讓更多人可以認識它們。

 

巴斯的Inhotim夢土還在持續拓展當中,下一步,Inhotim將會開放更多的園區供民眾做遊覽。巴斯也在進行旅館的建造,未來到Inhotim不僅是只有白天可以來參觀當代藝術以及植物園,更可以住在其中,24小時不停歇接受大自然與藝術的洗禮。

更多精彩活動照片:http://goo.gl/RPwN2S
E-Scapes官方臉書:http://goo.gl/PVAhux
Inhotim當代藝術中心:http://www.inhotim.org.b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