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Theatre NO99提供;攝影Anna Tuvike

 

原文刊載於art plus 3月號/2017 第65期
點此看「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才怪—愛沙尼亞NO99劇團大解密」講座側記

 

愛沙尼亞劇團Theatre NO99於2010年3月24日(約愛沙尼亞國會大選前一年,選舉日為2011年3月6日)宣布成立「Unified Estonia 愛沙尼亞統一黨」,推出競選廣告、競選文宣、超大型的政黨會員大會,以大膽的行動、完美的策劃加上精準的演出,揭露當代民主政治的種種荒謬之處,行動逼真到位,眾人紛紛揣測Unified Estonia是否真的會註冊成立政黨?

 
其實《Unified Estonia Assembly》是貨真價實的劇場作品。為期44天,超過七千五百人參與,創下當代歐洲最多人數參與的劇場活動,一舉改變了愛沙尼亞的政治風貌,《Unified Estonia Assembly》席捲全球,奪下奪得2015年布拉格劇場四年展最佳展覽金獎( Prague Quadrennial 2015 The Golden Triga for the Best Exposition )。
 
愛沙尼亞劇場的奇葩Theatre NO99
Theatre NO99 成立於2005年,由Tiit Ojasoo 和 Ene-Liis Semper創立,Tiit Ojasoo 為導演出身,Ene-Liis Semper為舞台設計、觀念藝術(conceptual art) 出身。他們援引觀念藝術的經驗,不斷叩問「劇場的角色是什麼?」,當時,其他的劇團多半搬演契訶夫等歐洲劇本。Theatre NO99將社會議題賦予當代性,獨樹一格的路徑,讓他們成為愛沙尼亞最特別的劇團。
 
Theatre NO99 由國家資助營運,約有三分之二的預算為國家挹注。成立之初,便從第99號作品開始倒數。《Unified Estonia Assembly》為第75號作品,目前進行到第38號 《The Red Balloon》,倒數至零之後呢? 劇團就會解散。Semper表示:「這讓我們永遠專注於當下(present moment),每一個作品都當作是最後一個作品。」
 
可以說,Theatre NO99本身即是一個觀念藝術。
 
Theatre NO99目前有十位演員,相較於一般劇團往往於各個製作中派不同的演員上場,Theatre NO99盡量讓每一個演員都參與每一檔製作。由於Theatre NO99 作品類型包括音樂劇、戲劇等,總引眾人好奇,他們是否另外招募舞蹈、音樂劇背景的演員。其實愛沙尼亞演員訓練扎實,演員功力十足。Theatre NO99會跟演員一起挖掘「故事背後的故事」,演員們一起工作、發想、在排練中即興,一起發展作品。
 
Theatre NO99的作品以「what is the real present何謂當下」為軸心問題,不斷尋找「The real present 」的不同層次、以及燈光、聲響與其他媒材構成劇場表現的各種不同可能性,力求以最廣的角度來看待劇場。
 
「憑什麼藝術家不能碰政治?」
愛沙尼亞的面積為四萬五千平方公里,人口約為一百三十萬人,面積約為台灣的1.25倍,人口只有台灣的百分之五。歷史上,愛沙尼亞曾被日爾曼、丹麥、瑞典、波蘭、俄羅斯入侵。近代的愛沙尼亞共和國又有長達47年的時間受蘇聯控制,終於在1991年,透過和平的歌唱革命(singing revolution)重獲獨立。
 
愛沙尼亞在2007年的國會選舉中施行網路電子投票,是全球第一個於全國性選舉實施網路投票的國家。愛沙尼亞的身分證內建智慧卡系統,可作為身份辨識。在選舉日的4-6天之前,有「早鳥投票」期,期間選民可上網投票,投了之後可無數次改變心意,直到選舉日截止那天。但,方便的投票制度沒有讓政治參與度上升,反而人們思考政治的時間越來越短。
 
獨立迄今不過短短28年,愛沙尼亞的政治人物卻腐敗又傲慢,政治人物最常說的話是:「政治很複雜,藝術家不要碰,讓政治人物來就好了」(Politics is complicated, artists should better do arts and let politicians do politics)。Theatre NO99的藝術家們想反問:「憑什麼?」,就由這一句反詰,拉開《Unified Estonia Assembly》精彩的行動。
 
第一步,在國會大選的12個月之前,Theatre NO99在愛沙尼亞政黨御用的場地(類似台灣的中山樓)召開宣告記者會,宣布「即日起,Theatre NO99將成為一個新的政治勢力Unified Estonia」。
第二步,拍攝清新上相的宣傳照。
第三步,推出電視廣告,迎合選民的口味。訊息越簡單、越直觀越好。合不合理,不重要。Theatre NO99本身即擁有最好的導演加上絕佳的演員 ,所以「Unified Estonia 」專業精緻又完成度高的競選廣告原本免費放在網站上,一夕爆紅,各家媒體競相報導,成為最棒的免費宣傳。
第四步,招募青年團,向年輕人招手,沒想到,年輕人大排長龍渴望加入Unified Estonia 。
第五步,宣布將於五月召開全代會,選出黨主席,並暗示有可能註冊成為真正的政黨。
第六步,全代會登場,眾所矚目,愛沙尼亞的各重要政黨均派人出席。全代會上,黑箱選舉、代理投票、帶動唱樣樣來,完全複製愛沙尼亞主要政黨的作風。
第七步:全代會上光榮當選「黨主席」的Tiit Ojasoo發表當選演說。旗幟飄揚,舞台緩緩升起,眾人屏息以待。當氣氛凝聚到最高點,Tiit Ojasoo 留下一句「現在,你們自由了Now you are free」翩然下台。
 

圖:Theatre NO99提供;攝影Tonu Tunnel

圖:Theatre NO99提供;攝影Anna Tuvike
 
這一連串精彩絕倫、令人拍案叫絕的行動,直挑民主政治的病灶。「如果人們僅僅花15秒鐘考慮,投票有何意義?」「 如果,其他各行業都需要完整專業的訓練,為何參政的門檻只有年紀?」,「各個黨派美其名有眾多黨員,其實就是那三到五個人掌握了國家大權」,整個製作揭露了人人有想過,個個沒說破的秘密:政治中的「操弄」(manipulating) 。
 
用劇場揭露民主政治的表演性
Semper表示:「這個計畫很重要的部分,在於我們完全重現其他政黨的行為-記者會、青年軍、全代會等等。對演員而言,在劇場裡頭演出,以及在「全代會」上演出,本質上並無不同,都是一種表演。重點不在於Theatre NO99是否真的要投入政治,而是《 Unified Estonia Assembly》 揭露了民主政治如何受政黨和媒體所操弄,揭示真相是如何被建構出來的。」Ojasoo透露該計畫預算140,000歐元 (50%票房,15%文化預算, 35%自籌款),大會上的200名青年「 黨軍」,則完全是青年志工。
 
「你對你們國家的政治,有什麼看法?」,整個 《Unified Estonia Assembly》純從這個簡單的問題開始。導演Tiit Ojasoo曾在2015年布拉格四年展期間問過其他國家的人這問題,中國人沉默不語,俄羅斯人開始哭,烏克蘭人表示憤怒,義大利人和美國人開始笑,帶點心酸苦澀的笑。
 
被問及該如何理解《Unified Estonia Assembly》後續影響?導演Tiit Ojasoo表示,《Unified Estonia Assembly》恰好捕捉了愛沙尼亞和歐洲民粹主義興起的時刻,此計畫的空前成功,將愛沙尼亞的民粹主義興起推遲了四年(愛沙尼亞的國會選舉為四年一次),他更坦白的指出,在川普當選之後,已經不可能再製作類似《Unified Estonia Assembly》的計畫了,那個時機點已經過了。
 
近五年來,全球政治情勢詭譎,各地衝突升高,許多國家的極右派以及民粹主義抬頭。回頭看看《Unified Estonia Assembly》,竟有幾分預言的意味。在衝突升高的年代,藝術家需「保持人性」,保持作為一個人的覺知。在看似無光的絕望時刻,藝術,能夠作為一面照妖鏡,映照事物的真實全貌,靠的無非是藝術家發出的那一點點,珍貴的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