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出處:女人迷 

初聽聞名為「Old Food」的作品,事前來自視覺宣傳的圖像除了一群電腦動畫繪成的嬰兒夾進巨型三明治的畫面之外,就只有哭泣巨嬰的特寫,讓人難以想像展覽內容。

 

 圖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SLEEK
 
「Old Food」是柏林馬丁葛羅比烏斯博物館(Martins-Gropius-Bau Berlin)於Berliner Festspiele 期間Immersion系列的其中一個作品。來自英國、目前定居於柏林的多媒體藝術家Ed Atkins,經常使用現成的CGI(computer-generated imagery)人物角色,再使用臉部辨識軟體為角色發展豐富的表情,重構、再造,Ed Atkins正以於其高解析度及超現實的多媒體影像作品著名。
 
 
圖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SLEEKMOMUS
 
 
佔據腦海的愁苦悲傷
走進展場,吸引目光的是大量密集懸掛著的歌劇戲服,以及幾個直式螢幕,高掛牆上,反覆播放幾個角色哭泣的畫面。幾個角色包括一個巨嬰、一位穿著花紫色維多利亞風格服裝的少年,以及一名戴著斗篷的僧侶。這些角色以極戲劇化的表情啜泣,流下大滴淚水,無比絕望無措,直盯向觀者,讓參觀的人難以移開目光。雖然畫面中的角色只是電腦動畫繪出的虛擬面孔,似乎都能讓人感受到淚水的黏膩潮濕。
 
圖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OISTAT 國際劇場組織
 
 

圖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SLEEK

 
同一個展間中,有一個巨型橫式螢幕,大約六米寬四米高,幾乎符合展間中現實環境的比例。螢幕裡是一個白色日光燈管照亮的房間,房間左邊有一台鋼琴,右方牆上有個圓形的洞,從外頭照進了光線。房間的燈管閃爍,並傳來陣陣雜音。這個房間空著大約10分鐘,接著,穿著維多利亞服裝的少年自圓洞摔進房間,踉蹌且緩慢地走到鋼琴前坐下,緩緩彈奏起第一個音。 
 
 

 
沒有過往歷史的反覆循環
少年彈奏著由Jürg Frey譜寫的鋼琴曲,琴聲緩慢。展間中有塊解說牌解釋,這首曲子由24個音符構成,音和音之間總間隔8秒鐘,8秒鐘的間隔是人類的聽覺系統能「忘掉」音高的間隔。因此在聽這些音符的同時,聽者無法將音符連接成曲,聆聽的同時也在經歷「遺忘」。
 
 
 
圖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Berliner FestspieleMartin Gropius Bau
 
 
走進另一個房間中,兩個巨型螢幕左右並列。右邊是一個陽光灑落的林中小徑,左方螢幕中是一個木屋房間,房間裡的黑白電視播放著科學怪人電影。兩者的共通點是:在空間都有一台鋼琴。穿著維多利亞服裝的少年跑入林中小徑,自畫面右上方的遠方順著小徑跑來、又跑出畫面,就這樣反覆跑著。不知道跑了多少圈,跑到觀眾幾乎要以為這就是影像的全部時,少年沒有跑進畫面,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看似溺水瀕死的男人,自地面爬近鋼琴,伸出一隻手到琴鍵上。另一個畫面,平靜的木屋房間中,飄進一個不成比例的巨大嬰兒,在房間中失控地飄浮衝撞,在撞倒了書櫃和打破房裡的物品後,在鋼琴前坐下。
 
 圖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Galerie Isabella Bortolozzi
 
相隔不同房間中的幾個螢幕,三個角色同時彈下了鋼琴的第一個音。他們同步彈起這首曲子,每個角色開始啜泣、流淚、一臉傷心欲絕。看不出他們悲傷的理由,似乎彈琴前發生了什麼重大事件。大約五分鐘後,曲子彈完,畫面也歸於黑暗,歸零後來到下一個播放的循環。
 
另一個懸掛著的橫式螢幕裡反覆播放著的是:3D動畫群眾在廣場上聚集,突如其來的爆炸在地面炸出大洞,接著無止盡的人物角色墜落、掉進大洞。在最後一個房間裡,直式螢幕中的少年背向觀眾啜泣,突然他轉過身來,問了一句「先生,那些死的是誰?(Sir, who is all the dead?)」
 
圖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SLEEK
 
整個作品中的人物,都是極度擬真的3D動畫角色,Ed Atkins刻意創造出人物的傻呆與無語,只能一股腦地流淚。即使知道這些人物是沒有過往、沒有個人歷史的虛構角色,無止盡的哀戚卻讓觀眾情不自禁地同情他們。
 
真實身體的缺席
總共五個房間中,除了這些螢幕及其中的角色外,空間中間隔著6,000件來自德意志歌劇院的歌劇戲服,其中包括《馬克白》。戲服依照劇目、角色、顏色排列整齊,上下兩列地高高懸掛在架子上,幾乎要頂到天花板,為展場隔出走道。歌劇的戲服,在戲劇中,也作為創造虛構世界的要素,呼應了以多媒體科技虛構出的CGI人物角色。創作者希望觀眾走進展場中,感受空間、影像、螢幕、戲服與音樂構築出「Old Food」作品的整體性。
 
 
 
圖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Galerie Isabella Bortolozzi
 
 

 
 
擬真的數位人物,暗示了這個空間中,「真實身體」的缺席。或許角色們也正因為努力成為真實但卻無法達成而哭泣。創作者在訪談中提到,在他作品中重要的關鍵正是「沒有出現的東西」。大量的、理應穿在演員身上的戲服,也暗示整個作品中不存在真實的身體,現場僅有的真實身體,正是走進展場的參觀者。
 
「Old Food」舊了的 食物
在這個作品中,什麼是「Old Food」?Ed Atkins認為「Old Food」的概念貫穿了整個展覽。在英文裡Old Food有「過期的食物」的意涵:有用的東西浪費了、善良敗壞了。創作者認為Old和Food兩個字作為線索,觀眾能緊抓著這些線索來理解。「Old Food」的世界,「失去」已是過去式,存在不顧一切的堅持,卻不存在救贖的可能。因為已是「剩食」,不會更加腐壞枯朽,只單純存在。這個世界裡滿滿的愁緒,原因無從理解,更覆水難收。
 
Ed Atkins現任教於倫敦大學金匠學院(Goldsmiths College),他被當代策展紅人歐布希特(Hans-Ulrich Obrist)譽為「當代最棒的藝術家之一」。 
 

 
運用科技創造空間的沉浸藝術節
「Old Food」是柏林藝術節(Berliner Festspiele)中沉浸藝術節(Immersion)的作品。Immersion沉浸藝術節挑選處於表演與展覽間灰色地帶的作品。這些作品的共通點在於,他們的目的並非創造一個物件、供人觀看的「藝術品」,而是透過運用科技與空間規劃,創造一個環境,讓觀眾走進空間,忘卻周遭的媒體的中介,沉浸在整個環境中。
 
《Old Food》展覽資訊可見Berliner Festspiele網站。藝術家Ed Atkins 2017年的另一個展覽作品《Corpsing》也有特立獨行的CGI人物角色,見宣傳短片